本文作者:风月小轩

阁楼知识的碎片化与体系化的知识传播和变现方式

笙念 1 周前 ( 2021-09-12 16:17:27 ) 0 抢沙发
阁楼知识的碎片化与体系化的知识传播和变现方式摘要: 而对知识付费的质疑,更是无厘头的,从孔夫子接受冷腊肉开始,知识就具备了商品的属性,问题是,新工具状态下的付费型知识,应该如何存在及优化。在某些人看来,这350万个知识付费产品都是碎片化的产物,但是在另外一些人看来,它则已经是体系化的。自2016年5月,开始出现知识付费产品之后,产能井喷,争议不断。有人问,为什么只有中国出现了互联网知识付费这样的学习模式?...

所有的知识都是在阁楼上产生的,由少数人创造。

它的原料可能来自外地,比如《诗经》的歌者;它可能来自个别天才的大脑,比如康德或霍金;然后,通过某些工具——我们也可以称之为楼梯,阁楼中产生的知识在广场上传播。

人类知识的历史随着工具的迭代而演变,从古老的岩石、草纸、青铜器、竹简,到现代报纸、杂志、电视和互联网。

每一次工具革命,都带来了知识产生、文本形式、传播方式和实现方式的四大变革。

到 1960 年代,Marshall McLuhan 提出了“媒介即信息”的概念。在他看来,“媒介本身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信息,也就是说,人类只有拥有了某种媒介,才有可能进行适当的交流和其他社会活动”。

这个说法有它的极端,但它突出地表达了工具变化的意义,所以30多年后,它被互联网人视为标准。

02

知识的碎片化和碎片化的知识总是一个相对的概念。

知识付费平台有哪些_互联网知识付费_国外知识付费

早期的人类知识是支离破碎的。孔子的《论语》支离破碎,柏拉图的《论语》支离破碎,甚至《圣经》或几乎所有的佛经都是支离破碎的。

除了文字,大部分知识的呈现都是零散的。歌谣支离破碎,画面支离破碎。

发布出无数的片段,将它们以统一的价值组合起来,然后将它们融合成一个熔炉,形成所谓的系统或流派。

司马迁写的《史记》,“在天人的研究中,历经古今变迁,一族之言”,是收集、融合、一族之言。 ,这是一个系统。

中国古人将知识分为四大类“经史”,可以说是一个碎片化、系统化的过程。

明清以后,再无原人。根本原因是人们放弃了碎片化的创新,只敢在现有的知识体系内“循环研究”。

人们对知识的获取和吸收,也是一个碎片化-系统化-再碎片化-再系统化的重复过程。如果一味强调知识的系统化,那就是枯燥、死板、不朽。

另外,由于每个人的学习水平不同,同样的知识点对于一些人来说是碎片化的,但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已经是一个系统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所谓的高层次知识或低层次知识,只有人们愿意吸收的知识,以及人们在对自己期望的前提下积累的知识。

知识付费平台有哪些_国外知识付费_互联网知识付费

03

麦克卢汉的“媒介即信息”提出后多年并未成为主流,但在互联网时代到来时突然成为一所著名学派。那是因为互联网人以此为武器,突破了数百年的通讯工具模式。

在前互联网时代,知识的阶梯被少数权力集团控制。谁拥有报纸、书籍、电视和电影的印刷和发行权,谁就有权定义知识和溢价权。

所以,要推翻一个政权,首先要占领电视台,建立一个权威。首先,你必须控制报纸和报纸。枪杆子里有政治权力,笔筒里会有伟人。

互联网彻底改变了知识的生产、传播和传递。十年来,三件大事接连发生。

一个是搜索的出现——它让知识的分布不再是“金字塔”,历史上第一次让用户掌握了获取知识的主动权。

二是Blog(博客)和维基百科的出现——它使知识的生产变得平民化,一些不愿、不敢、不敢下楼的知识分子陷入失语状态。

第三是智能手机的出现——它引爆了新的知识碎片化浪潮。美国的FB和推特,中国的微信及其公众号模式让“媒体即消息”成为现实。

在过去的 2018 年,美国人平均每天看手机 52 次,比上一年增加了 5 次。中国网民每天在他们的移动应用上花费3.9 小时——与上一次相比。一年增加了25分钟。

对于所有知识提供者来说,最大的挑战不是改变这一现实,而是如何在这 52 个会话或 3.9 小时内获得足够的注意力和时间。

04

所以,知识碎片化一直是知识生产的一种形式,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它变得更具侵略性。

知识付费的问题就更无厘头了。既然孔子接受了冷熏肉,知识就有了商品的属性。问题是如何在新工具的状态下存在和优化付费知识。

上个月,中国最大的付费知识SaaS平台小鹅通发布了数据。近两年,通过该平台推出了约350万款付费知识产品。

当我听到这个数据时,我的心在颤抖。如今,中国图书年发行量约30万册,其中新书约8万册。也就是说,两年内有偿知识产品的产量大约等于40年编纂和发行的书籍量。

文章投稿或转载声明:

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出处。本站文章发布于 1 周前 ( 2021-09-12 16:17:27 )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风月小轩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