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风月小轩

张蔚文:城市治理创新的技术逻辑尚在进行

笙念 1 个月前 ( 2021-08-13 08:36:50 ) 0 抢沙发
张蔚文:城市治理创新的技术逻辑尚在进行摘要: 城市治理创新的技术逻辑城市治理创新的项目逻辑城市治理创新的组织逻辑城市治理创新的价值逻辑...

作者:张维文(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副院长,浙江大学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院副院长);马玉奇(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生)

到2020年底,中国人口城镇化率将超过60%,进入以城市社会为主体的“新城市时代”。在城市发展水平不断提升的同时,城市治理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2019年底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城市治理的“大考”。同时,信息技术的“几何”转型和网络社会的兴起,构成了推进城镇化和城市治理的基础环境和重要工具。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长期目标纲要》明确提出“迎接数字时代,激活数据元素潜力,推进网络强国建设,加快建设数字经济、社会、数字政府,以数字化转型为整体,推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治理方式变革”“将数字技术广泛应用于政府管理服务,推进政府治理流程再造和模式优化,不断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服务效率。”在新形势下,技术、项目、组织和价值以多重嵌套逻辑嵌入数字时代城市治理创新实践中,为清晰呈现城市治理图景、提升城市治理能力提供重要支撑。

互联网时代的知识融通_互联网时代知识融通_互联网时代的知识融通

城市治理创新的技术逻辑

第四次工业革命仍在进行中。通过“大数据”,将人工智能、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推向新高潮,相关数字化应用正逐步走向生产。深入渗透生活、生活、政务等领域,通过提升城市公共服务供给、优化城市决策机制、调节城市风险,实现了城市治理能力的重塑。

一是将智慧、互联、高效的数字技术直接应用于城市教育、医疗、交通、公共安全等关键基础设施和服务设施,降低公共服务供给成本和碎片化;另一方面,一方面,城市海量个体需求数据的重新整合,有效提升了公共服务“交付”的精准度。二是对城市社会经济数据的持续捕捉和全景分析,极大地解决了城市公共决策的“清晰”问题,以“互联网+政务”和“微政务”的形式嵌入城市治理. , 实现城市传统行政决策向大数据驱动决策的转变。三是数字基础设施与数据采集系统的互联互通,有效提升了城市危机预判能力、防范能力和应急响应能力。比如在此次疫情“大考”中,杭州率先使用“健康码”高效应对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的实际需要。

城市治理创新的项目逻辑

许多市政府尝试将先进的数字技术嵌入到政务服务体系中,为市民打造数字化工程“前端”。例如,2016年,杭州开始探索“城市大脑”在交通拥堵治理中的应用,依托“整体智慧治理”数字政府建设,从单一的交通拥堵治理体系扩展到综合治理体系。服务民生、支持决策的制度体系。平台,不断丰富直通民生、惠企、社会治理的应用场景,成为“数字杭州”建设的重要基础设施和综合项目工具。 2018年,上海开展“一网一网一办”改革,通过技术驱动的业务流程革命性再造,努力实现政府“线上通一网、线下通一窗”。服务,聚焦“聚焦行政权力问题”。过渡到“行政权力与公共服务事项并重”。目前,“一个互联网服务”已成为上海优化政务服务环境的“金字招牌”和推动城市治理创新发展的“牛鼻子”之一。

无论是“城市大脑”、“一个网络”,还是其他城市数字化项目的探索,都是基于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构建新型城市建设发展基础设施、城市智能决策数据平台和城市数字治理生态系统。在这个开放、融合、智能化的应用工程背后,是从政务服务“前端”建设到数字政务“后端”改革的全面转型。

互联网时代的知识融通_互联网时代的知识融通_互联网时代知识融通

城市治理创新的组织逻辑

如果说面向市民的数字化项目是数字时代城市治理的“前端”互联网时代的知识融通,那么能够快速灵活应对“前端”市民服务需求变化的政府机构就是“后端”。数字时代城市治理的终结”。 ”。依托一体化、零延迟的数字环境,各级政府及其部门可以共享统一的网络平台,实现横向和纵向的政府整体建设。

横向,体现在跨部门、跨组织的权力下放和治理协调。一方面,数据集成网络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部门间的信息壁垒和“数据烟囱”,部门间的协同办公、互联互通成为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政府机构的碎片化问题。 另一方面,多主体参与互动的治理体系的构建,加强了政府组织边界的开放性和互动性,使整个政府组织成为一个灵活的有机体。

文章投稿或转载声明:

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出处。本站文章发布于 1 个月前 ( 2021-08-13 08:36:50 )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风月小轩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