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风月小轩

方军:互联网知识经济,发生关键变化的不是知识,而是经济

笙念 2 个月前 ( 2021-07-24 08:24:20 ) 0 抢沙发

方军:互联网知识经济,发生关键变化的不是知识,而是经济摘要: 互联网知识经济,发生关键变化的不是知识,而是经济。互联网知识经济,发生关键变化的不是知识,而是经济;不是知识,而是产品、服务和平台。要探讨知识经济,可以从产品形态入手,而思考产品形态,这本书给出了一个框架,那就是3种旧形态(我理解)——媒体、内容和教育,知识经济正是这三种形式的融合,这些都是在互联网这个大前提下讨论的。...

互联网知识经济,关键的变化不是知识,而是经济。

今天和大家分享方军先生的新书《付费:互联网知识经济的崛起》。这本书是看新知识经济的互联网老人。一个非常有趣的视角,就是以互联网的发展为节点,探索知识经济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拨开迷雾,探求本质。

拆解书名,有3个关键点:

商业模式:从免费到付费,从流量到价值。技术工具:从互联网之前到互联网之后。产品形态:从实体经济到虚拟经济,从卖广告/卖商品到卖服务/卖知识

按照我自己的理解,是围绕知识,因为技术变革带来了知识产品形式的变化,最终商业模式也发生了变化。这本书没有涉及太多的商业讨论,但是对于认知热点(知识经济),它给了我一个很好的视角,那就是溯源。知道热点从哪里来,也能更清楚地知道它要去哪里。

看完整本书,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

互联网已经成为全球信息和知识存储、交换和创造的载体。它已经超越了德鲁克和野中郁次郎提到的组织,成为知识的栖息地。制药行业的实际产品是知识,而片剂和处方药膏只是知识的包装。未来,知识可能成为企业接触消费者的门户。充电不是一种收入方式,而是一种产品方式。打造完美的半成品。实现从“存在”到“实践”的飞跃,需要将知识转化为工具。

文章稍长,结构如下,欢迎跳过阅读:

一、知识网络:从过去到现在,从企业到个人

德鲁克将知识的应用分为三个阶段:

工业革命:自 1750 年以来,知识已应用于生产工具、生产过程和产品。生产力革命:自 1880 年以来,知识已应用于工作。管理革命:二战后,知识应用于知识本身,引发了管理革命。什么是管理?他的理解是提供知识以找到应用现有知识创造效益的最佳方式,这就是管理。

知识经济是德鲁克提出“知识经济”和“知识工人”后提出的,并于1992年发表于《后资本主义社会》。

在东日本,1995年野中郁次郎发表了《创造知识的企业》,他提出了隐性知识和显性知识的相互转换,以及知识创造的螺旋过程,企业就是创造知识的企业。

这是在互联网广泛应用于人类生活之前

这是为企业提出的知识

那么问题来了:

互联网之后,知识发生了哪些突变?

互联网之后,个人主义发展起来,知识发生了哪些突变?

看过互联网发展史的人都知道,互联网技术促进了个人主义的发展,尤其是在集体主义盛行的中国。互联网具有深远的意义。互联网原住民/互联网原住民/非互联网用户将是三种完全不同的人。那些看着新闻提要长大的VS。从小玩新浪微博的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互联网以其低门槛、互动、互动、即时反馈等特点,极大地促进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和个人表达。

互联网带来了“人人有麦克风”的时代。这就是过去和未来的信息自由和言论自由,人们可以通过互联网建立兴趣小组和其他社区,减少过去地理和血缘的关系。对个人意识形态的依赖可以自由呼吸,并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解放,从而促进了个人主义的发展。 (具体见中国农村境内外社区关系讨论)

英语商务知识 经济 营销 管理_互联网知识经济_中国古代史 知识整理 政治 文化 经济

互联网已经成为全球信息和知识存储、交换和创造的载体。它已经超越了德鲁克和野山生次郎提到的组织,成为知识的栖息地。从1995年的数字生存浪潮开始,中国开始了互联网元年。从2017年开始的22年里,互联网改变了衣食住行、社交媒体的方方面面。直到2016年,知识经济才成为新的焦点。互联网从“流量逻辑”走向“价值逻辑”,从“免费”走向“付费”,从“稀缺”走向“富足”,也就是说,收费成为了新的过滤器。

中国已经成为互联网知识产品的创新之地。由于中国过去知识产品供给不足,互联网的发展催生了这种创新。

方军老师说:

互联网知识经济,关键改变的不是知识,而是经济;不是知识,而是产品、服务和平台。

罗振宇说:

人类通信技术的每一次革命都需要一种新的方式来呈现人类以前积累的知识。

换句话说,知识体系是不变的,只是它的呈现方式发生了变化。

文章投稿或转载声明:

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出处。本站文章发布于 2 个月前 ( 2021-07-24 08:24:20 )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风月小轩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