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风月小轩

摘要:知识生态学将知识管理视为与环境动态交互的系统

笙念 2 个月前 ( 2021-07-07 16:18:43 ) 0 抢沙发
摘要:知识生态学将知识管理视为与环境动态交互的系统摘要: 知识形态和传播网络化、知识呈现和表征可视化、知识习得和内卷具身化,都意味着人类认知生态正处于全方位改变过程中,新闻传播教育也要顺应这种潮流。本文试图透过知识生态学的视角回答以下问题:万物互联的时代语境给知识谱系带来了什么影响?如何利用知识谱系重构来优化新闻传播教育,以适应急剧变化的万物互联环境?...

摘要:知识生态学将知识管理视为与环境动态交互的系统。万物互联时代的到来,使得知识呈现松耦合、分布式协作的趋势,也使得学习者在巨大的信息浪潮中产生认知闭合和结构化知识的需求。知识谱系重构有利于提高游牧知识生产,创造性的重组嫁接将促进新闻传播知识的增量增值。新闻教育改革应从有序、融合、连续入手,通过加强学科交叉融合、协作和流动,实现知识谱系重构从应有向应有转变。


关键词:万物互联;重建知识谱系;知识生态;新闻与传播教育

作者简介:蒋晓丽(1956-),女,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林政(1993-),男,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博士研究生。

基金:2015年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融合与发展研究”(项目编号:15AXW002)阶段性成果。

泛媒体融合嵌入万物互联的思想,极大地增加了信息流的规模和量级。尽管“信息膨胀”、“信息爆炸”、“传播裂变”的隐忧层出不穷,但人类的知识已经从“原子塑造”转变为“比特传播”成为必然趋势。知识形态与传播网络、知识呈现与表征的可视化、知识获取与参与的体现,都意味着人类的认知生态正处于全方位变革的过程中,新闻传播教育也应顺应这一趋势。

生态系统通过能量流动和物质循环与各种生物以及生物群落与环境相互作用。它是一个动态的、开放的、依赖的复杂自适应系统。 1. 1970年代的教育学 Lawrence Creming在《公共教育》中首次从生态学的角度探讨知识与教育,研究知识形态的变化与知识管理,分析如何利用信息技术来加快知识处理的速度和效率的知识获取,探索如何推动知识转移到更有价值的阶段。本文试图从知识生态学的角度回答以下问题:互联时代的语境对知识谱系有什么影响?知识谱系重构的本质和过程是什么?如何利用知识谱系重构优化新闻传播教育以适应瞬息万变的万物互联环境?

一、万物互联与知识管理:游牧知识生产逻辑亟待改变

随着“信息高速公路”的延伸和物联网技术的普及,学科知识的组织和获取已不复以往。知识观念的演变在宏观层面影响教育思想和形式,也在微观层面影响教育改革,如课程知识选择、教学过程组织、教学成果评价等。中国传媒业在不断发展以迎接新兴数字时代的挑战,新闻教育也应如此。尽管媒体环境在经历了所谓的“创造性破坏”后面临着自我重构,但新闻与传播教育整体上仍以传统方式进行,未能为学生提供前沿的教学。同时,由于学术界和产业界的差距,很多新闻传播专业的毕业生不被传媒行业看好,这使得新闻教育不得不重新思考其使命和知识生产逻辑。

(一)松耦合与分布式协作:万物互联时代的知识发展趋势

万物互联 (IoE) 是指将互联网连接扩展到标准设备(如台式机、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之外,即扩展到任何不支持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的物理设备和日常用品。这些设备可以通过互联网与植入的技术进行通信和交互,连接、收集和交换数据,并可以远程监控它们。由于实时分析、射频识别、机器学习、无线传感器、嵌入式系统等多项新兴技术的不断融合,万物互联的定义仍在不断演变。

早在1982年,人们就已经开始讨论“智能设备网络”的概念。来自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改进型可乐机成为世界上第一台联网设备,可以报告库存和新装饮料。是否冷藏 2. Palo Alto研究中心的Mark Weiss于1991年发表了一篇关于泛在计算的论文《21世纪的计算机》,从学术层面正式勾勒出当代万物互联的愿景。 3. 1994年互联网小知识,美国电子工程师学会的Reza Raj将万物互联描述为“将小数据包移动到一大群节点上,以实现从家用电器到整个生产的一切事物的集成和自动化” 4. 1993年至1997年间,微软和Novell分别提出了万物互联的“at Work”和“NEST”技术解决方案。近年来,万物互联的显着发展趋势是联网和受控设备的爆炸式增长,它们更直接地将物理世界融入到基于计算机的系统中,从而提高生产和生活效率,减少人力,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据统计,2017年连接物联网的设备数量同比增长31%,达到84亿台。预计到2020年设备将超过300亿台,万物互联的全球市值将达到7.1万亿美元5。

万物互联给知识管理带来了极大的好处,但也带来了新的问题。美国学者卡尔威克在游牧教育形势上提出了“松耦合”的概念 6 。他认为学科建设的知识水平难以应对渐进的局面,牺牲了学术生产效率互联网小知识,消耗了稀缺的教育资源。文化也面临分离。在前网络通信时代,由于信息记录和处理能力的限制,人们只能简单粗暴地连接孤立的“知识点”,形成树状的“知识体系”;媒体技术创新扩展了人类的感官功能,超级计算机处理复杂信息的能力扩大了研究范围,帮助人文社会学家像自然科学家一样准确地描述他们的研究对象。由于知识的特殊性,学科建设和教育很难用清晰的刚性结构和组织边界来整合和规范其拥有的资源。随着物联网链接规模的扩大,知识越来越去中心化,分布式协作的状态正在出现。知识产生的机制、传播渠道、应用形式都发生了相应的变化。在万物互联时代,信息资源短缺已成为历史。与此同时,知识更新的速度在加快,“生存”周期越来越短。随着各种移动终端和社交应用的普及,知识来源和传播渠道日益多样化。个人可能是信息资源的生产者,知识和学习变得更加复杂、混乱和非线性。

文章投稿或转载声明:

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出处。本站文章发布于 2 个月前 ( 2021-07-07 16:18:43 )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风月小轩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