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风月小轩

草根作者的原创作品悄然走红:惹恼不少作家(图)

笙念 1 个月前 ( 2021-08-18 16:12:15 ) 0 抢沙发
草根作者的原创作品悄然走红:惹恼不少作家(图)摘要: 通过微信公众账号里流传的各种文章,如今越来越有文艺范儿。该杂志相关负责人表示,《读者》转载文章,都会向其原作者支付稿酬,并且进行编辑加工,“如果微信公众账号里的文章是一字不落的复制,可以认定是侵权,我们可以追究对方责任。值得注意的是,和名作家及出版社的态度不同,一些年轻作家非但不会因为微信公众账号侵权而恼火,反倒有些高兴。...

微信公众号流传的各种文章,文风越来越多了。一开始,很多公众号发布的不过是关于灵魂鸡汤的美文;后来,一些草根作者的原创作品悄然走红;近期,甚至一些知名作者的作品也被公众号推送给用户免费阅读。然而,这些公众号在“造福”了微信用户的同时,也惹恼了很多作家。一方面,微信公众号推送的一些文章根本没有署名原作者;另一方面,即使是一些作家也不知道他们的文章是怎么上微信的。

微信给人们带来文化享受,却悄然成为侵权新区。

著名作家被侵权现象层出不穷

2月12日,微信公众号“楚臣文化”推出了“爱情故事”,其中收录了作家莫言的短篇小说集《白狗秋千》中的“爱情故事”,但其页面上面没有不说明任何来源。作家白先勇的剧本也被公众号发到了微信上。此前,公众号“戏剧指挥部”在两刊刊发了白先勇的剧本《园中梦》。此外,该公众号还连载了著名剧作家何继平的名著《天下第一楼》10次。

听说莫言的作品发在微信上了。女儿兼经纪人关晓晓的第一反应是惊讶。关晓晓明确表示,她之前没有将莫言的作品授权给任何微信平台,她会仔细阅读后做出相关决定。远在美国的白先勇也通过电子邮件表示,他从未将自己的作品授权给微信平台。他已要求助理将相关链接转给律师,听取律师意见。

与这些知名作家的经历相比,一些不太知名的作家在微信上的处境更加尴尬。在使用这些作者的文章时,很多微信公众号根本不签名,甚至随意篡改文章标题和内容。名为“审美微论”的公众号曾专注发表一篇题为《爱与痛的四年六年》的文章,但并未署名。搜索后发现,这篇文章最初发表在《读者》杂志上,作者为王攀生和袁恒磊。公众号“经典微论”上发表的文章《文字:阅读时间》,其实出自广州作者兰悦的博文《慢读,时辰光》。公众号不仅改了原标题,还删除了。原作中的部分内容。

反应 年轻作家愿意被“屠杀”

自签名作者的作品已被微信公众号免费发布,出版商和作家一样深“伤”。

上海文艺出版社和作家出版社都出版了莫言的《白狗摆架》。对于作品在微信上的传播,两家出版社都表示无奈。上海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曹元勇表示,莫言作品侵权屡见不鲜。他还指出,虽然这些公众号可以免费推作品,似乎也不是靠着名作品赚钱,但这是他们商业目的的诱饵。作家出版社副总编辑刘芳认为,无线网络的侵权传播非常广泛,对出版商和作者的伤害都很大,但出版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来防范。

“读者”是众多微信公众号针对的“大号”。微信上流传的多篇文章都刊登在这篇文章摘录杂志上。该杂志相关负责人表示,《读者》将向原作者支付转载文章的报酬,并对其进行编辑处理。 “如果微信公众号中的文章被逐字抄袭,可以认定侵权,我们可以追究。对对方负责。”但该负责人也提到,由于此类侵权行为太多,出版商难以一一追究。

值得注意的是,与著名作家和出版商的态度不同,一些年轻作家不会因微信公众号的侵权而恼火微信好文分享,而是有些高兴。作者徐泽成的散文《妈妈的牙齿》在微信上的转发率很高,他认为对他来说是件好事。 “我从没想过一篇几千字的文章能赚多少钱。”徐泽成表示,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被更多的读者看到,纸媒的影响力有限微信好文分享,所以希望通过微信来增加自己的影响力,“我以让自己的态度面对微信的版权去吧。”

文章投稿或转载声明:

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出处。本站文章发布于 1 个月前 ( 2021-08-18 16:12:15 )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风月小轩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